喷嚏 (微小说) \聂翠青

山西文艺网 >  美文纪实

喷嚏 (微小说) \聂翠青

   “阿嚏……”正要出门的他突然打了一个喷嚏。他皱了皱眉,一丝惶恐轻轻掠过,“糟糕,该不会……”他自言自语道。他定了定神,转身回到客厅,从五斗橱里拿出一副N95 口罩,戴在已经戴好的普通外科口罩外面。  

    疫情爆发以来,他一直特别小心,响应政府号召,戴口罩,勤洗手,少出门,今天要不是因为降压药没了,不得不出去买,他是不会出门的。  

    冬日的太阳正灿烂地照射下下来,暖洋洋的。隔着两重口罩,他依然感觉到了清新的空气,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,却在做到一半时紧急收住,还是小心些好。

    平时熙熙攘攘的街道,现在空旷清净,让他顿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,只可惜有疫情。他微微叹口气,祈祷一切尽快好起来。 “啊哈……”当他意识到即将要发生什么急忙躲避时,已经来不及了,“啪!”一口浓痰落在他脚前十公分的位置,与此同时,一股细细的,黏黏的水雾喷到他裸露的眼睛以及周围部位。 他愤怒地转向那人,看到了一张蛮横自得的脸。“你……你怎么随地吐痰?”那张脸上的自得瞬间换成了恼羞成怒,“我随地吐痰碍你啥事?“你的痰喷到我脸上了!”得意重新回到那人脸上,”你不出门不就喷不到你脸上了?”“你……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?一点公德心都没有,出门还不戴口罩!”他依旧是愤怒。”啥?我不讲公德?”那人也愤怒了,冲上来揪住他的脖领子,”我不戴口罩咋了?我就不戴!”说着一把揪掉他的口罩。或许是瞬间遇到了冷风,他“阿嚏”一声,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,细细的,黏黏的水雾喷到那人的脸上。

   “你他妈的……”那人狠狠地推开他,急忙用衣袖擦脸。 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,他只得接起电话。接听手机的他,脸骤然变得僵硬起来,“好的,谢谢……”他机械地收起手机,懵懵地看着那人骂骂咧咧用衣袖擦脸。 猛然间,他从睡梦中惊醒一般,后退了几步,满脸歉意地对那人说道: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“对不起个屁,喷了老子一脸吐沫,老子……”说着撸起袖子又冲过来。 他连着后退几步,急促地喊道:“别过来!别过来!刚才接到电话,说我跟发病者密切接触过,要让我赶紧自我隔离!”

  “啊!”那人的一脸蛮横顿时僵住了……